千千小說網 > 名監督的日常 > 第二百六十二章 草野監督在巴黎
夜間

名監督的日常

        

名監督的日常正文卷第二百六十二章草野監督在巴黎“這可能是最近十年在故事結構方面最為簡單的電影?!?


        

科波拉在首映結束之后,面對記者就只是說了這么一句話,這句話似乎完全看不出來是夸獎,但是,《教父》導演臉上卻掛著微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不是有些奇怪?


        

事實上,但凡看過這部《四月物語》的人,都會如此評價這部電影,但是,正因為如此簡單,這部電影卻更加的動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用一個簡簡單單的故事,就把愛情最美好的一面呈現在大家的面前,這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嗎?


        

愛情就是這樣,只不過,有時候我們會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罷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事實上,此刻的評審團主席,他已經完全不在意草野幸到底是社恐還是不社恐,這是騙他的或者沒有騙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科波拉在說著這句話的時候,他甚至還在回味著電影中的一些細節鏡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女主角的幾乎每一個動作跟神情,都是愛情的表現,只不過其中有許多是為了掩飾她的心意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評審團的主席都如此評價,那么,其他人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石岡瑛子算是一個熱點,因為她是日本人嘛,記者們都很想聽聽她的高見。 一秒記?。瑁簦簦餾://m.qqwmx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只是這部電影,光是看這個草導演的電影就足夠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何必在乎其他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實,就這種舉動讓石岡瑛子很是為難,也讓她對這部電影有一些抵觸的情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松本幸四郎確實是日本國寶級的歌舞伎大家,但是,你還是逃不出一般日本人的做事方式,就好像財前岳父那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話說,在觀賞電影之前,石岡瑛子對這部電影是有些排斥的,因為之前在日本就有好多人都跟她談到了這部電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特別是,之前還有松本幸四郎的拜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過,草野幸這個家伙,可真的是個機靈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竟然用這種方式來達到自己不在公眾面前現身的目的,哈哈,可真的是太有趣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在看過了這部電影之后,石岡瑛子完全被震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真的沒想到,一個人竟然能把電影這么拍,而且,這部簡簡單單的電影,讓人無法不感受到其中那淡淡的,有非常美好的愛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好像堺雅人以及阿部寬真田廣之他們也都出現了,雖然他們并沒有出演主線劇情,可是,依舊給了名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草野幸也是如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雖然沒有直接告知觀眾,那個學長就是草野幸扮演的,但是,大概日本的觀眾就會明白,那個學長一定是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沒人會這樣了,而且,草野幸的名字也出現在了后面,跟演員一起出現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本來想敷衍一下,但卻這么說了,石岡瑛子自己也有些奇怪,但是,似乎這正說明,自己已經被草野幸的電影給征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么……怎么評價這部電影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還想再看看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不多說兩句好話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呀,大家都是日本人嘛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個就是很厲害的服裝設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對呀對呀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這讓她們對石岡瑛子有些生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過,石岡瑛子的地位可不是她們兩個人能比的了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涼子跟國子兩個丫頭算是很閑,畢竟在這種地方,她們兩個的名氣真的是最小化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一股子,‘日本人就應該幫助日本人’的想法在她們兩個人的大腦里作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松竹太子的這句話讓兩個丫頭實在是難以認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叔,你在騙小孩子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永山耕三也在場,他的看法就截然不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其實,她已經是在說好話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但說真的,石原里美叫他一聲大叔,完全沒有錯,自己又能說什么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只好,捏了捏這個丫頭的臉蛋,“你這小丫頭,等長大就明白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呀,根本就不像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這兩個丫頭的反應,讓松竹太子捧腹不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國子這軍師剛剛沒當兩天,就被這樣對待,不甘心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兩個丫頭正要好好‘討論’一番,卻不想,那邊出現了一個意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……”里美捂著腮幫,做難受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涼子在一邊卻有些得意,“嗯,還是要長大才行哦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為什么他的名字會出現在之后的演員表中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生氣,憤怒,爆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拉斯馮提爾之前的表現可以說是非??駸岬?,而且,對這部電影是極為推崇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現在,卻好像變化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拉斯馮提爾這樣的家伙,他怎么能接受?


        

好吧,這個家伙可能就是個瘋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個狂熱的家伙現在就是這種狀態,讓許多記者摸不著頭腦,怎么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實很簡單,因為草野幸的名字又一次的出現在了后面的CAST當中,這直接觸犯了‘dogma95’的第十條!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多的媒體都派出了團隊,之前的那個話題在日本真的是太火熱了,仿佛大家都想知道草野幸到底會不會在戛納現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特別是,他到底長什么樣子,這才是最關鍵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過,這個意外也只不過是個小小的意外而已,至少在日本的記者眼中是如此,很多日本的記者根本就不認識他是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次,遠道而來的日本記者可不少,雖然就從國際采訪角度而言,日本媒體大多是喜歡在當地雇個留學生什么的,讓他們去搜集一些新聞就行了,但是這次不一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畢竟在之前的宣傳里是提到過草野幸有出演角色,而且,在戛納參展,組委會也會制作相應的介紹類小冊子,就好像旅游手冊一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真的是萬萬沒想到,草野幸確實是出演了角色,而且還是一個重要的角色,但是,就沒有露臉!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眼下……沒想到呀!


        

草野幸竟然玩了這么一手,本來大家覺得在電影里,他可能會露臉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個,能不能講講,跟草野幸對戲是什么感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個學長就肯定是草野幸對不對?那么,他到底長什么樣子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記者們不甘心,他們的做法也很簡單,直接把女主角松隆子給圍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松隆子,能說說現在的心情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個,我其實也很意外呢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這個回答,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這些個問題讓松隆子又好氣又好笑,你們到底是采訪我還是采訪草野幸?


        

但這個時候可不能生氣,要知道,她不光是少女巳月,她還是高麗屋的大小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今天看完之后,她確實是驚嘆于草野幸的巧思,可是。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怎么知道自己是那樣看他的?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實,松隆子對于草野幸的這樣處理,即沒有讓自己露臉,她也是沒想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畢竟松隆子只是演員,在拍攝草野幸的時候,她根本不知道攝影機鏡頭的指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便是愛情吧,這便是喜歡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著想著,松隆子似乎陷入的更深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沒錯,巳月在跟學長接觸的這一小段里面,那些鏡頭,不光是為了掩蓋草野幸的真容,其實也是巳月當時的視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敢抬頭看他,從后面看他,看他認真工作的樣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記者們都看出來,她走神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很抱歉,我可能是太累了?!蹦樇t紅的松隆子不再接受采訪,她就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個,松隆子小姐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剛剛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至于市川染五郎這個當哥哥的。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妹夫似乎確實是個很聰明的家伙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還好,一家人都在,高麗屋全體把小妹給保護了下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對于今天的這個‘首映盛況’,松本幸四郎非常的滿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此便是戛納電影節的開幕情況,那么,被議論的焦點,也就是草野幸,他現在在干什么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這話,可讓松隆子忍不住了,“什么呀!我是絕對不會嫁給他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其他人聽了只是一笑,可松隆子則是很明白,草野幸那個家伙就是不結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個鐵塔是可以登頂的,只不過得花錢,門票的價格還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上面還有望遠鏡可以使用,幾乎能看到整個巴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巴黎,這座浪漫的城市里有一座高高的鐵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埃菲爾鐵塔,實在是雄偉恢弘,每年來到這里的游客,多達數百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現在直接插入到草野幸與望遠鏡之間,這個冰美人想干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……”草野幸對她有些無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草野幸便來到了這里,他正在使用一個望遠鏡,但沒多久,他的身前跟望遠鏡之間就多了一個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主人?!北廊私裉齑┑耐耆幌袼?,一件淡藍色的連衣裙,讓她年輕了很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福山美里真的忍不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于是乎,二人就如此的來了一次,特別的耳鬢廝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現在好像沒人了?!备I矫览镞@位冰美人室長,原來在之前已經觀察過了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這要出了事情……”草野幸還是謹慎的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像還差一點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要太騷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直到聽到了一陣說笑聲,福山冰美人才收斂了一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這算是達成所望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實,在之前,兩個人在巴黎已經玩了一陣,可以說是,巴黎多日游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么接下來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呀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冰美人臉上有些羞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要是因為這樣不給你獎項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本來也沒太在意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的不去戛納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當然不去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主人太過分了吧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只不過,從鐵塔下來,二人在酒吧簡單的喝一杯的時候,草野幸卻注意到了一個女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草野幸的這種豁達讓福山美里高興極了,她這次請假,然后干脆仿佛喬裝一樣的來到歐洲來到巴黎,心滿意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,她,你不知道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……哦?!?


        

福山美里終于看清楚了,原來草野幸看到的那位是個皮膚白膩,頭發金黃的美女,而這位美女也是很有名的,她就是妮可基德曼。


广西快乐十分怎样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