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說網 > 四大營 > 第五十六章 南營眾將被冒充
夜間

四大營

        

當夜,韓昱正在屋內思索如何出城。突聽得窗外人聲嘈雜喧鬧起來,又傳來煙花的聲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疑惑的推開窗子,見得屋外雖然雪花紛飛,朔風刺骨,但街道上早已經張燈結彩,燈火通明中熙熙攘攘的人群涌的水泄不通,分外熱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韓昱這才記起今日卻是大徐一年一度的“花燈廟會”,上次還是先帝在世時陪他微服出巡的時候,而如今一晃已過去了五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當即喚了李平,又喚了王澤、許奉,眾人披上厚襖出了客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今夜的景州份外熱鬧,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周邊各色糖人畫紙、美食叫喚、胭脂珠寶……一應俱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二人聽罷,趕忙連連稱是,方才長舒一口氣,開始對廟會的熱鬧來了興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路過一家胭脂攤位,韓昱駐足瞧了好久,身后王澤、許奉一邊吃著糖葫蘆,一邊不知所以地問道韓昱,“大將軍,這胭脂有啥好看的?咱們不如去看看前方吃的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澤、許奉二人雖也覺得新奇,卻心有愧疚不敢多作流連,小心翼翼的走在韓昱身后唯恐懈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了!”韓昱看出二人心思,伴著頭頂煙花爆竹的聲響,頭也不回的笑道,“都木已成舟的事情了,還在自責做甚?我并不怪爾等,只希望能夠吸取教訓,以后別再擅自行動了!今夜咱們便放寬心,盡情欣賞這廟會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奉、王澤面面相覷,皆聽出話里有話,只好互相示意了個眼色,異口同聲地笑著問道,“子元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…”李平突然有些磕巴起來,只好閉住嘴巴,冷哼了一聲,便轉過身不在言語。 首發網址https://m.qqwmx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王澤剛吞咽口糖葫蘆,也連忙附和道,“就是,就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平卻憋著笑,努力平復著表情,對二人解釋道,“你們這些糙漢子懂個什么?只顧保護好大將軍,莫要管其他閑事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韓昱精心挑選了好久,方才選中盒大紅色胭脂,給了十枚銅錢后,心滿意足的轉身離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澤老遠偷瞄瞅見,又問道李平,“咱們大將軍是不是有心儀姑娘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澤卻笑道,“子元有事瞞著咱們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但無論許奉、王澤如何地軟磨硬泡,李平卻始終閉口不答任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平見二人如此八卦地刨根問底,也知曉顧月夕恐怕也快抵達了南營,如若再瞞下去也沒什么意義,只得將這一路上發生的事情具實說了出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聽這話,許奉一把丟了還剩半截的糖葫蘆,摸了摸嘴一把摟著李平的肩膀,奸笑著問道,“子元定是知道什么,何故還瞞我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是!”王澤也笑著拱了拱李平的肚子,附和道,“咱們拿子元當兄弟,卻不曾想子元竟會有事故意瞞著咱們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奉卻緊鎖眉頭,面色凝重的回道,“這是好事么……大將軍如若真的成婚,恐要受制于人,還會招來殺身之禍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平、王澤皆大驚失色,趕忙問道,“此話何意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這么來看……”王澤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,“大將軍還是真動了心思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說著,看了眼身邊許奉道,“公允啊,看來咱們南營要有喜事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原來是鬧事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奉略感失落地嘆了口氣,剛要回身卻見得李平瞪大著雙眼,正盯著被綁縛的姑娘看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奉卻冷笑一聲,剛要解釋。突聽得前方一陣嘈雜喧鬧,抬眼望去只見人群圍攏在一家青樓門口,韓昱亦在旁面色鐵青地圍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三人疾步上前,費力擠進人群后,才見得這家青樓門口幾個小廝正捆綁著一個面容秀美的少女,為首的老鴇子正插著腰,趾高氣昂地面對眾人叫嚷道,“各位,我這怡紅院也算咱京師第一樓!今日卻被個小丫頭砸了場子,諸位當覺得我該如何??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見此情形,許奉不由得一愣,頓時心里有些明白了,湊在李平耳邊小聲問道,“這姑娘……該不會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平驚詫的呆愣當地,差點被身后起哄的人群撞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子元?”許奉輕輕沖他招了招手,問道,“你……認識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平未有回話,轉過身望向一側韓昱,卻也見他正面色鐵青的不發一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人群中圍觀的王澤見有人冒充自己的名號,哭笑不得自語道,“我有這么老……這么丑嘛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奉心里已然有數,正準備伺機而動之時,突聽得遠處一聲立喝傳來,“韓孝之南營在此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話音剛落,幾個大漢如同天降一般,空中幾個墊步翻身登時落在了老鴇身前,一劍便抵在老鴇的脖子上,冷笑著道,“我乃韓孝之大將軍帳下先鋒將軍——王澤、王云覆!你這老鴇子竟敢對我們大將軍夫人無禮!真當是活膩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奉卻偷笑道,“幸好我的敕封還沒下來,否則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話音剛落,許奉便聽得那幾個大漢中,又有一個身材魁梧卻面容丑陋猙獰的大漢,扛著一個青樓小廝舉過頭頂,大笑道,“俺乃南大營右將軍——許奉、許公允!今日我等便要替俺們大將軍出著惡氣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奉、李平也望向王澤,剛要調侃卻又聽得前方人群中又有個大漢厲聲沖眾人道,“我乃韓將軍麾下親信將軍——李平、李子元!這老鴇卻敢對我們大將軍夫人不敬,你們說該不該殺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在眾人一片起哄聲中,李平也是驚詫的不知所言,暗自道,“我有這么弱雞猥瑣不堪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可!”韓昱面色鐵青,使勁握住許奉攥緊得雙拳,低聲呵斥道,“先看看他們究竟想做什么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韓昱心里清楚得很,這定是有人故意設計,只是知曉李平、王澤但不算什么,卻竟連還未得到朝廷敕封軍職的許奉也能冒充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勒個槽……”許奉有些發了怒,自語道,“好歹裝的像點啊……老子可是南方人,幾時會有這北方口音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當即便攥緊了拳頭,欲上前討個說法。卻突被人一手拽住,回頭卻見是韓昱,當即低頭小聲道,“大將軍,這些鳥人膽敢公然侮辱咱們南營名諱,且讓我這便就去教訓他們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普天之下除了那人,誰還有這樣通天的本事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啦好啦!不知者不畏嘛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冒頭三人正好對應了這進京的哥仨,說是巧合怎么可能呢?看來只有那人能有這么大本事,此舉看來是在自己旁敲側擊呢吧?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外更讓韓昱擔憂的是,那人在自己南營軍中布下的眼線才是真的厲害,竟然能夠這么快知道許奉、王澤悄然赴京的事情,連時間還都算的如此精準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~”韓昱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自己長得是這般模樣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卻見得李平等人正望向自己竊笑絲語,略有尷尬的沖他們低聲道,“沒我將令,皆不可擅自行動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人群之中,一個身著白衣厚襖,身材瘦削,面容白凈書生模樣的公子嬉笑著從人群之中走了進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幾個大漢忽然畢恭畢敬地沖這公子哥彎腰拱手道,“參見大將軍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老鴇子早就被嚇得面色蒼白,當即一屁股癱軟坐在地上號啕大哭起來,“大人恕罪??!小的有眼不識泰山,不知冒犯了大人的夫人……”說到這里,老鴇子趕忙一邊猛抽自己巴掌,一邊大哭求饒道,“大人恕罪……恕罪?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遭圍觀人群皆嬉笑不止,而那公子哥全不為所動地笑道,“你這惡婆子,敢對我夫人如此不敬!”當即沖那幾個大漢喝道,“將他們都給老子綁了,丟到景州衙門聽后發落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……”李平等人強忍住不笑,拼命用手捂住嘴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韓……韓大將軍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顧月夕驚詫的上下打量,見他雖然與自己想象的有很大差距,卻也見他翩翩少年模樣,一看便是頗有才氣文采之人,遂一把投入他的懷里,止不住的淚花奪眶而出道,“相公……我找你找的好苦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見得幾個大漢正在動作,韓昱卻苦笑著搖頭,暗自道,“裝也裝的像些啊……這老鴇再不知情之下,憑什么能將她送入衙門發落?真是好大的官癮啊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公子哥趕忙為顧月夕解綁,關切的詢問道,“夫人,讓你受委屈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韓昱瞇瞪起眼,見顧月夕竟被他攬入懷中,忽然面色有些慍怒的挺身喝問道,“你說你是韓孝之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公子哥正一臉陶醉在顧月夕體香之中,聽被有人呵斥打斷,當即憤怒的瞪眼回道,“你竟敢對當朝大將軍如此無禮!好大膽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臥槽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奉、李平、王澤見此情形,皆被肉麻的頗為惡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哎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韓昱見他要來真的,遂苦笑著搖了搖頭,轉頭撇了眼許奉三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韓昱卻拱手笑道,“我乃當朝主圖令史,官至雖微但也有幸見過韓孝之幾年!卻從不曾是閣下這般猥瑣不堪的模樣??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公子哥聽見韓昱嘲諷自己,當即氣的指著韓昱大喝道,“你個八品小吏,竟敢如此侮辱本將軍!來人??!”當即喝令周邊大漢們上前將其綁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奉當即撤了手,叉腰大笑,指著階下橫躺鬼嚎的大漢們問道,“你剛說那幾個人中,哪個是許奉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這……”公子哥隱約感覺得罪了大人物,面色煞白的求饒解釋道,“小的有眼不識泰山,罪該萬死!不曾想竟冒充了大人名諱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許奉迅入閃電般的一個騰身躍起,剛至臺階上便將那幾個膽大冒充的大漢們,伴隨著前行步伐一手一個提起,接連順勢不費什么氣力般地扔入人群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多一會功夫,那幾個魁梧大漢們早已經在臺階下疼痛的哀嚎哭訴。而許奉也來至那公子哥身邊,一手剛搭在他肩上還未使得力氣,突見得他猛地跪地叩首求饒道,“大爺饒命??!小的有眼不識泰山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澤提著他衣領,問道,“誰派你來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公子哥此刻早就嚇破了魂,泣不成聲地求饒道,“爺爺們饒命??!小人斗膽包天,想借用韓大將軍名號混口飯吃,卻不曾想今日卻碰了壁,得罪了各位真神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小子!”許奉冷笑著服下身子,輕輕將他一提,笑道,“你這副鬼樣子也敢冒充南營大將軍?真是活膩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說罷,將他扔進階下王澤的懷里,笑道,“云覆,子云,此人如此斗膽竟敢冒充大將軍!你倆看著發落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澤見他還不說實話,只得一把扔給了李平,道,“子元,交給你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平早就樂壞了,將他提起也不問話,突然一腳踢向此人臀部,同一時間一個撒手。只見他頓時被踢飛老高,待到下落又是一腳踹起,輪番幾次李平玩的正當盡興,突聽得韓昱在人群內呵斥道,“住手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平趕忙棄了他,理了理情緒表情,沖韓昱拱手作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卻突聽得背后那人重重地從空中墜地,正痛地滿地打滾。


广西快乐十分怎样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