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說網 > 穿成反派大佬的小作精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準備好了
夜間

穿成反派大佬的小作精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周總,我還是覺得太冒險了!簡言之可不是什么好對付的角色,萬一惹惱了他,咱們只怕不好收場啊?!?


        

曹華滿臉擔憂,一個女人事小,可萬一鬧大了,受罪背鍋的人只會是他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管不了那么多了,老子先爽了再說,這休息室里還有別人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凱不管不顧的,迫不及待的想要一親芳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應該沒了吧?!?


        

曹華面露苦澀,“這間休息室原本就是專門給辰星那邊的人準備的,我剛看到辰星的周明跟人在大廳攀談呢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為什么門口還守著保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凱探頭朝著對面瞥了一眼,看到門口的保鏢之后,頓覺有些掃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去找人把他們支開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凱命令曹華,仿佛一刻也不想等了似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這......這我就不知道了?!? 首發網址https://m.qqwmx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曹華滿臉尷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凱見曹華一陣猶豫,便不耐煩道:“你愣著干什么?還不快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曹華說道:“我剛才見到人的時候,那女的旁邊還陪著一個男的,不知道現在他是不是也在里面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這時,曹華忽然想起來,之前他跟阮眠眠擦肩而過的時候,她身邊還跟著一個男人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也不知道現在在不在里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曹華回憶了一下,那人長得劍眉星目、妖冶不羈,模樣倒是挺帥的,但就是從來都沒有見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應該不是什么要緊的人吧,江城有頭有臉的青年才俊,我都叫的上名,但是那個人我確實沒見過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怎么不早說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凱氣憤的瞪了曹華一眼,氣急敗壞的問道:“看清是什么人了嗎?那人什么來頭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凱心滿意足的準備離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曹華一下子傻了眼,問道:“老板,今晚可是你的洞房花燭夜,你確定要今晚就動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聽了曹華的話,周凱一下子放下心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這就好辦了,你去打聽打聽,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,就立馬下手,我在房間等著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曹華瞬間傻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洞房花燭夜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凱臉上溢出猥瑣的神態,幽幽道:“跟誰不是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曹華朝著對面的休息室無奈的看了一眼,繼而轉身離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雖然也不愿意,但他還是要去準備待會要用到的東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雖然他也幫著周凱做了不少這樣的事,但今天這么多貴賓在場,他怎么也不敢做的太明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每次周凱都是幕后享受的人,偏他要去做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,最后出了事還要背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鐘御臉上勾起一抹冷笑,緊接著他將手機上的錄音鍵關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樣,剛才那段完整的錄音就保存在了他的手機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曹華匆匆離開之后,一道清雋冷峻的身影,便從身后的消防通道走了出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意思?!?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疾不徐的敲門聲響起,房內的阮眠眠和江策同時一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誰??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鐘御驀地朝著對面的休息室瞥了一眼,眼底浮現出與他之前的溫潤氣質相悖的狠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咚咚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起身去開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休息室的房門拉開,門外的保鏢分立在兩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阮眠眠看想江策,還以為是他又叫來了什么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料,江策眼中同樣充滿了狐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鐘御意有所指的朝著屋內探看了兩眼,并對著坐在沙發上一臉愣怔的阮眠眠,俏皮的眨了眨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鐘御依靠在門外的墻邊上,姿態優雅,臉上掛著幾分痞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沒打擾到二位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說完,在阮眠眠看不見的情況下,鐘御朝著江策暗示了一個眼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示意這東西跟阮眠眠有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面無表情的擋住了鐘御的視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鐘御收回目光,低頭淺笑著將手機揚了揚,他說:“江爺想必對這個會很感興趣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阮眠眠:“???”黑人問號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背靠著房門,眼神清淡的望向鐘御,問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眉間微蹙,盯著鐘御的手機,默默沉思了兩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他關上房門,將阮眠眠的視線徹底隔絕在了屋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將鐘御的手機接了過來,然后按開開關,將手機放到了耳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確定她就是那晚打我的小妞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鐘御將手機遞過去,笑道:“你自己聽聽看吧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鐘御已經點亮了屏幕,江策可以輕而易舉的看到,這是一段錄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末了,江策捏著手機的指尖已經隱隱泛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鐘御吊兒郎當的勾唇一笑,說道:“是誰就不用我多說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帶著絲絲微弱電流聲的對話,完完整整的展露在江策的耳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臉色一點一點陰沉,眼底像是卷起漫天的風暴一般,陰冷的有些駭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加個聯系方式唄?我把這東西完整的發給你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多謝?!?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看著鐘御眸光沉沉,抿的極緊的唇線,透露出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糟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鐘御隨意的擺了擺手,準備離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等等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兩人交換了聯系方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了,接下來的事情你自己處理吧,我先走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阮小姐那么可愛,我可舍不得她被人算計又欺負?!?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句話,成功讓江策的臉色冷到了極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叫住了他,面露感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料鐘御卻搶先一步伸出手指,搖晃了兩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阮眠眠被剛才的關門聲嚇了一跳,她茫茫然的看向江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咚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道有力的關門聲響起,江策垂眸看著掌心里面靜靜躺著的手機,眼底一抹涼寒劃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阮眠眠目光篤定,她剛才明明看到江策的眼神很嚇人!


        

阮眠眠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,反正就是內心一驚,忍不住讓她心里面浮想聯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沒什么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騙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現在就走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阮眠眠表示驚訝,不知道為什么江策回來完全都換了一副模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們走吧?!?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沒做解釋,直接拾起灑落在一旁的高跟鞋,然后蹲下身來耐心的給阮眠眠穿好了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房門打開,阮眠眠頓時被眼前的陣仗嚇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七八個黑衣保鏢,齊齊圍在休息室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?!?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直接拉住阮眠眠的手,將她從沙發上帶了起來,而后不由分說的便拉著她朝著門口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江策,你干嘛把我裹起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沒有說話,陰沉著臉直接將阮眠眠打橫抱起,然后在眾人的擁護下堂而皇之的離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松開了阮眠眠的手,讓她有些無所適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緊接著下一秒,帶著微溫的西裝外套就落到了阮眠眠的頭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阮眠眠一陣慌亂,她扯住江策的衣袖,問道:“你要去做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萬寶麗的地下車庫,阮眠眠被江策塞到了后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站在車外,朝著其中一個黑衣人吩咐道:“送她回海星灣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大,準備好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阿寬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,臉色同樣陰沉的朝著江策點了點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刻,江策回頭看了她一眼,眸光中一片寒涼,甚至有些駭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策側過臉,冷聲朝著阿寬說道:“送她回去?!?


        

話音落下,江策沒有絲毫猶豫,邁著長腿就朝著昏暗處走去,其余的那些黑衣保鏢緊緊跟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阿寬關好車門,上了副駕駛,冷聲道:“走吧?!?


广西快乐十分怎样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