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說網 > 舌尖上的克蘇魯 > 第三十六章 京都稻荷家政服務介紹所
夜間

舌尖上的克蘇魯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也不是說別枝老師不是好人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健露出忸怩的神色,吞吞吐吐道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現在國內青少年犯罪率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瞬間明白了對方的來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怕自己上了賊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惜,已經上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爸,我上禮拜數學小測考了滿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淡定地說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由于一心鉆研神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都把這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忘記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、什么?” 記住網址m.qqwmx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健皺緊眉頭,把耳朵又側過來幾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說我上禮拜數學滿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又重復了一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了想,他再補充了一句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像全年級就我一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難道高中數學題能比煮面更難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笑著說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健佇立在灶臺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平靜地劈開溏心鹵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日本人將之稱為味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蛋黃如鎏金傾泄下來,泛著勾人食欲的光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健失魂落魄地離開了廚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不是應該含蓄點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早知道我說我被扣了兩分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久久沒有說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清晨時分,吉兆屋尚未開始營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剛剛走近,便見長滿人臉的枝椏,如同觸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從四面八方,幕天席地而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身上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無奈地聳了聳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端著拉面來到“千面槐樹”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按照慣例讓這位怪異食客品鑒一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三張之前沒和他說過話的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除了批判“豬食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是“千面槐樹”第一次主動和高橋慎溝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‘死’的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味道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槐樹上三張人臉依次開口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張少女的臉干脆利落地答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是讓我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想起了一位故人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能知道這是序列幾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頗為好奇地問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知道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怪不得我沒見過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張少女的臉再次開口說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原來你們每一張臉還有自己的意識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頭頂響起十分蒼老的聲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揚起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層疊枝椏間,找到一張皺紋密布的艾發衰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比我們高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張少婦面孔,神態妖異地說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您,哦不,你們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看著兩張臉自顧自聊了起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覺得奇怪的知識增加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序列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瞬間將碗中的拉面吞吃干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覺得可以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覺得不行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是‘死’途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千面槐樹”沒有回答,似乎是采取了默認的態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一秒,數千張人面齊齊張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這樣思索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京都府警察學院旁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真的很嚴格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層疊的囈語,從四面傳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同途徑的守秘人,可以相互感知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在“伏見稻荷駅”下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按照別枝修提供的地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前往他所說的“小隊活動總部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深草川久保町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午后時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燥熱煩悶的空氣里飄著小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來到一幢矮小破舊的一戶建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謂一戶建,也就是獨棟別墅的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過,在日本這樣的國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或許是神田守彥靈性強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僅僅半天時間,高橋慎便已恢復得全無異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穿過七扭八斜的小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和那輛綠色本田車氣質相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讓高橋慎幾乎瞬間確定,這就是他要找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盡管如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戶建屬于平民住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真正的有錢人,都是住在高層公寓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眼前這幢年久失修的建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雖然“稻荷”二字,昭示著正是此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還是對著手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反反復復確認了兩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京都稻荷家政服務介紹所?!?


        

當高橋慎讀出門口的標牌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眉頭還是皺了起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出所料,這幢建筑外部年久失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內部同樣簡陋衰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從內而外彌散著一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家政服務介紹所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Sir,你有沒有必要這么扯淡??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默默感慨一句,推開了虛掩著的大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歡迎光臨,請問您需要什么服務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穿過采光不佳的門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戶建的客廳部分,被改造為接待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叫做“窮”的氣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作為“伏見稻荷大社第六特殊行動分隊”的總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請問是什么崗位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廚師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二樓左轉第三間?!?


        

迎接高橋慎的是一位中年大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應聘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這是別枝修提供的暗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為什么財富之神的信徒,還能這么窮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腹誹一句,推開房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結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結束中二且無用的橋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走上裸露著水泥的樓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樓梯一側的護欄已經裂開,讓高橋慎不得不小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映入眼簾的,卻是出奇寬敞空曠的柱狀空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謂“出奇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直呼真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按照邏輯,這扇門后應該是破爛的會議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何處來的微光,閃爍在地面之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波光粼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倒有幾分“神行于淵面”的味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目測比這幢一戶建整體占地面積,還要大上兩倍的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與高約二十米的穹頂遙遙相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地板是鏡面般反光的黑灰色材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面再次產生走錯路的念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合上房門,按照別枝修的指示誦念道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門之鑰,密之匙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顯然,這是借助神秘之力建成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終于有點逼格了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一面慨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點點微光,凝聚為星辰,漂浮在無垠的穹頂之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腳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出現一條狹長的透明過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萬物終,萬物始?!?


        

應聲而來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反光的灰黑色地面如幕布般掀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給人以肅穆、莊嚴、高科技的觀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深吸一口氣,放輕了腳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向前方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幕布掀起后,這片柱狀空間呈現同心圓結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他正站在最外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由黑色與灰色組成的空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看見了那輛報廢的綠色本田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在本田車后,是一堆“破爛兒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各種莫名其妙的東西,亂七八糟堆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前方有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趨光是一種生物應激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頭發、觸手、大腦、不可名狀之物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意識到,這宛如垃圾場一般的地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竟然是存放收容物的場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橋慎在一個玻璃罩子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見了那柄系著白色狐尾的神樂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除此之外,還有大大小小的斧頭、鐮刀、心臟、眼珠子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們是在擺地攤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看著眼前逼格驟降的場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終于確認自己沒走錯路了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往里走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別枝修的聲音從雜物堆后傳來。


广西快乐十分怎样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