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說網 > 武神從丹田被廢開始 > 第二十章 道境氣息
夜間

武神從丹田被廢開始

        

男兒誓死,


        

熱血不??!


        

話音朗朗,聲震乾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字字鏗鏘,洞穿人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讓在場所有人都對凌風投去由衷欽佩的目光,即便兩個天罡境強者狂獅和墨修文也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鐵骨錚錚,豪情萬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每個人都為凌風的話熱血沸騰。熱血男兒可殺不可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同時也如鋼刺,深深扎進凌重的心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重厭惡的看著他,“我就是討厭你這種眼神,明明瀕死,還不認命。你認不認輸?說,你敗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重狀若瘋狂,同時劍鋒上再次凝聚耀日般的劍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道道劍氣刺傷凌風,讓他虛弱到了極點。 首發網址https://m.qqwmx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個肉眼不可見的旋渦罩在了凌風身周。大量藍色乾力灌注旋渦中,在凌風腦域的藍色世界中,旋渦內浮空石臺上一本虛幻之書,緩緩的打開了書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一刻凌風周圍的細小沙塵樹葉,圍繞他急速轉動,在七步之內形成一個圓形氣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氣場環繞,將凌重身體都蕩開遠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你說,你敗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重殺的眼紅,下一劍直指凌風要害,要奪取他的性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凌重要出劍的剎那,驟然起風了,天地變得昏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怎么可能?


        

道境是天罡境之上,宗師級別的強者才能領悟的境界,是所有天罡境強者畢生的夢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鍛體層次的凌風怎么會領悟,這天賦實在是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,道境氣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觀禮臺上狂獅和墨修文兩大高手震驚的站立起來,激動地心情讓他兩雙手不斷顫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聽到道境兩字,在場所有人震驚的外焦里嫩,難以置信的看向凌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斷響起吞咽口水的聲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說因為天地乾力匱乏,凌風即便是乾元武者,也會因為環境限制成就只能限制在通脈境的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么在鍛體階段領悟道境之意,可是實實在在的妖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雖然只是初窺門徑,但此子悟性實在是可怕?!?


        

狂獅和墨修文對視一眼,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羨慕的波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數萬人的城中廣場,一片寂靜,落針可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三十步,二十步,十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重進入七步之內,凌風終于動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虛無中暴起一抹耀眼的光華,逆勢而上,稟烈而迅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乾元武者的話,還不足以讓狂獅和墨修文失態,但是領悟道境,就讓兩個大高手眼紅不已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所有人陷入呆滯之時,凌重將全身元力灌注劍身,耀日劍法施展,劍鋒劃過,如毒蛇吐信,發出絲絲撕裂空氣的聲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上中下三路,盡是劍光籠罩了凌風渾身上下各大要穴。仿佛下一刻凌風就會被劍光切成碎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碩大的中央廣場再次陷入可怕的沉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絕境中的凌風一劍斬殺了凌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三大家族的人甚至都忘記了憤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籠罩周身的劍氣瞬間全部煙消云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七殺劍出,一蓬血色灑向擂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們還沒看清怎么回事,凌重頭顱滾落,直挺挺倒在擂臺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懸浮的石臺上一本虛幻之書出現五個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道境人法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風周身氣場漸漸消散,但一股王者氣勢卻緩緩騰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玉,墨雨等人也忘記了歡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郝華木頭一般呆呆矗立,所有人都石化了一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風心神進入旋渦世界,藍色乾力涌向全身止血恢復傷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七殺劍本是關賢加入凌家做護院之前偶然得到,并不知其品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風本以為七殺劍奧義就是快,一快破萬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運用到基本劍式當中,被他化成破劍式,蕩劍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中我為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時明明虛弱無比的凌風,卻給人一種莫名壓迫感,令直視他的人感到一陣胸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短暫進入道境之中,凌風徹底領悟七殺劍奧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殺不了人,再大的威力也只是嚇唬人的紙老虎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殺劍,本就無招無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才是創造七殺劍之人的本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此時他才真正領悟,快只是增加劍的破壞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七殺劍的真正奧義在于那個‘殺’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威力再大,最終出劍的目的也是為了殺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少爺,好樣的!老爺夫人一定會為你自豪的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郝執事,該宣布結果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風虛弱的說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將殺意融入劍法中,七步之內一劍絕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一劍出,凌風徹底虛脫,跌倒在擂臺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鷹身影一閃早就扶住他的身體,一只手抵在他的后背緩緩將元氣渡過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風竟然殺了凌重,實在是沒想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傲天等人也都急了眼:“一個丹田被廢的人,不能讓他進入皇家武院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郝華眼中明顯閃過一絲忌憚,這凌風天賦如此之高,如果讓他進入皇家武院,必定記恨我今天偏袒三大家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無奈,郝華宣布此次全城會武凌風獲得第一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時凌在錫如夢驚醒,大喊道:“等等,郝執事,凌風丹田被廢無法修行,根本沒有資格進入皇家武院?!?


        

血紅的雙眼,怨毒無比,猶如蛇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圍觀人群一陣躁動,盡皆嘩然。都為凌風大感不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明我得了第一,為什么取消我的資格?”凌風不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為皇家武院招生自然要考慮弟子優秀與否,成長前景如何,怎能隨意招收一個廢物?”郝華語氣霸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當下把心一橫:“凌風雖然在會武中贏得第一,但是丹田被廢,投機取巧,并不符合我們的招生標準,因此將第一名的資格廢除,陸同應為第一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風和凌鷹大怒,這郝華好不講理,太欺負人,凌風豁出性命得到第一,就是為了皇家武院的獎勵,竟然說廢除就廢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在錫得意的獰笑著,凌傲天長出了一口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郝華說得冠冕堂皇搬出皇家武院,令人難以反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神醫等人大罵:“小人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墨雨急忙央求墨修文,墨修文又看向狂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丹田被廢,就算再天才又如何?兩年后在場所有弟子都能打敗你。我武院為什么將資源浪費在一個廢物身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也是公事公辦,為皇家武院考慮,無奈?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全城會武可以讓你參加,但第一的資格卻不能給你。武院名額一樣不能給你?!?


        

不過看情況狂獅并不想摻和此事啊,恐怕是因為即便是他也要付出代價吧!


        

乾元武者雖然萬里無一,但是所有乾元武者都只有一個命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因為大陸缺乏本源之力,乾元之力,所以盡皆以失敗告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狂,你看這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狂獅搖搖頭,無奈道:“修文兄,這我也是無能為力啊。雖然我是馭獸長老,但職權有限。這次過來也只是震場子,具體招收弟子之事確實是郝華負責?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墨修文暗自嘆息,鬼才信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傳說,萬年前人類至強者,擁有黃龍至尊名號的人都是乾元武者,并且最后一位黃龍至尊紫薇桓曾斷言,萬年后人界必然會再次出現黃龍至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黃龍至尊已經萬年不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風雖然不服,但是郝華態度強硬,說你行你就行,說你不行你就不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乾元武者因為缺乏乾之力修煉進階速度比一般武者更慢,一般十八歲后不能步入通脈境,都止步于鍛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即便余下少部分跨進通脈的也都沒什么成就,更加因為乾之力的稀薄,頂多通脈境止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不能依靠氣海丹田修煉元氣,前途有限,所以狂獅也不打算出手管凌風之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狂獅雖然惋惜凌風是個天才,但丹田被廢決定了他前途盡毀,于是不耐煩的說道:“我只是抽空過來看一眼,湊個熱鬧,管不了這些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還得抓緊時間去尋找帶翅蜈蚣,郝執事你這里結束后立即來給我幫忙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馭獸的事也是公事,郝華職位又低不敢推辭,連忙稱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還搬出皇家武院來壓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無奈只能拱手向觀禮臺上狂獅和墨修文兩位高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長老大人,我凌風比武明明得了第一,只因丹田被廢就被取消資格,我不服,望長老還我以公道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小玉也想勸凌風放棄,也許這是命里注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風雙目中閃過一絲奇怪神色,伸手探進儲物袋,緩緩拿出一個帶兩對翅膀的四翅蜈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還是他給小玉捕捉靈參時,偶爾見到,因為稀罕捉回來想問薛神醫可否入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墨修文眼種閃過一抹可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墨雨,席向楠,包湛,三人替凌風著急,但是毫無辦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鷹,薛神醫目光黯然,勢大壓人,要想不被欺負就只能做人上人,人上人那需要足夠強大的實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連幾個好,可見狂獅心情之激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乾獸山脈中奔波月余,連個蜈蚣腿都沒見到。院長發來最后通牒,護院靈獸紫晶金剛獅病入膏肓,奄奄一息,再找不到帶翅蜈蚣自己這長老不僅沒得做,還要被發配到邊境挖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這一把年紀哪里禁得起這般折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時拿出來問道:“長老說得帶翅蜈蚣可是這個東西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狂獅本來已經走下觀禮臺,此時循著話音看去,見到凌風手里的四翅蜈蚣,頓時無法抑制的狂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帶翅蜈蚣?還是四翅的?好,好,好,太好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墨修文,凌鷹等人看他猥瑣的奉承樣子,忍不住想笑,但使勁忍了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風正色道:“狂獅長老,我什么都不換。今天全城會武我得了第一,那小還丹本就應該是我的。郝執事因為我丹田被廢而取消我的資格,我不服。我只要公道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凌風啊,你看能不能把這四翅蜈蚣讓給我?有什么條件你提,你想換什么都好說。小還丹都可以?!?


        

沒想到苦尋不著,峰回路轉,凌風竟然有一只,而且還不只雙翅,還是四翅的。如果這里不是眾目睽睽之下,他都想直接強搶過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狂獅大手在光頭上摩挲一陣,尷尬的一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還有要比武的我可以再戰,但如果沒有能打敗我的,請還我第一名額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們可以不讓我進入皇家武院,但請把小還丹給我,我需要小還丹救人,我只要小還丹?!?


广西快乐十分怎样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