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說網 > 狐醫成妃 > 第二十九章 允宸予的突然到訪
夜間

狐醫成妃

        

無聲淺笑,看來她必須要好好經營生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醒來的時候,蘇易安已經睡到了地鋪上,實在是床太小,兩個人睡覺又都不老實,蘇易安幾次都差點被白木禾踹下來,最后還是決定自己爬下來睡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白木禾見狀也是哭笑不得,有些羞澀的撓了撓頭,便準備回家接受暴風雨了。她剛走沒多久,蘇曄就派人來傳話——要她到門口一同迎戰王大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蘇易安一時不解,無事不登三寶殿,允宸予斷不是來相府串門的,而且還是特地傳了話的到訪。她一時想不明白允宸予葫蘆里面到底賣的什么藥,索性也就不想了,說不定人家是找蘇曄談朝政的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這兒,蘇易安挑了身看著還算清簡的鵝黃色長裙,簡單綰了一下頭發,面紗也沒戴,就這么出了門,隨著相府一眾人在府門口候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很快就到了,還是一襲白衫,只不過不茍言笑的他使得整個人多了幾分弱不禁風的“病態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視線在蘇易安身上掃過,并未停留,似乎二人素不相識一般,千屹依舊是一副儒雅文士的樣子隨侍在一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蘇易安翻了翻衣柜,發現自己疏忽了一件事,這么長時間竟然沒給自己置辦幾身衣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衣柜里衣服倒是不少,但一部分是張沛置辦的那些花花綠綠的裙子,一部分是太后給她置辦的,大多是些粉粉嫩嫩,嬌俏可人的風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最順眼的還是身上這件,只不過這件是允宸予給她置辦的,蘇易安一直也沒在意,而如今這情況,再穿著出現定是不合適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蘇曄聞言臉色變了變,輕咳了一聲:“易安是我們相府的小姐,是她出生的地方,怎么會住不慣呢?”說著起身躬身道,“還請王爺代為轉達,易安在府中一切順意?!? 首發網址https://m.qqwmx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看了看蘇易安,蘇易安低著頭不屑的彎起一個笑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又轉向蘇曄,笑道:“好,本王定轉達太后,太后還有一托,希望相爺行個方便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進了正廳,允宸予自然坐在首位,蘇曄僅次于他,其他女眷則按照位次站在下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無趣地把玩著手中的茶盞,良久才道:“皇兄總與本王說要多出來走走,正巧太后又托本王捎幾句話給三小姐,這才來叨擾相爺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蘇曄賠笑著,允宸予卻是看都沒看他一眼,對著蘇易安道:“太后她老人家說,要是在相府住不順心,盡管進宮去找她,或者派人傳個話也行,太后收到消息后會第一時間給你撐腰?!痹叔酚枵f話不緊不慢,恰到好處,將話里的威懾成倍的釋放了出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屹剛推開門,蘇易安就瞟見了自己亂糟糟的房間,不僅早晨挑衣服時候丟出來的其他衣服沒收拾,就連打地鋪的被褥都還在一旁卷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蘇易安連忙擋在門口,但已經晚了,房內的一切都被允宸予盡收眼底,允宸予的眼皮抽了抽,指著那堆花花綠綠的衣服,驚問道:“原來你是這個愛好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蘇易安臉上一片羞紅,這么多外人在這兒,自己一個女孩子家家的,房間亂成這樣,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,一個健步沖進去,三下五除二就把床上的衣服扔在了角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提出要到蘇易安住的地方看看,并表示這是太后的意思。蘇曄從未到過蘇易安現在住的院子,自然不知道是怎樣一副光景,想著相府的院子,再差也差不到哪兒去,便不怕允宸予一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張沛卻是清楚的,那處院子當年景致倒是不錯,但藍翎逝后,便沒了人打理,如今除了還住著人,跟廢院也沒什么區別了。蘇易安倒是無所謂,反正她住著也挺舒服,安安靜靜沒人注意自己,來年開春兒還能種點兒藥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樣的場合下,張沛是沒有資格主動開口說話的,只得一個勁兒給蘇曄使眼色,但蘇曄根本沒理會,邊聊邊帶著允宸予往蘇易安住的地方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蘇易安大腦飛速運轉,先是把極其利索的把衣服撿起來抱在懷里,連連擺手:“沒有沒有,這不是早晨乍聞王爺來訪,想著穿舊衣總不大合適嘛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知她是在貧嘴,只是瞥了一眼便沒再深究,反而是對著蘇曄道:“相爺,三小姐這些年一直住在此處?”上挑的尾音帶著允宸予的威勢壓向了蘇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蘇曄這才明白了張沛一開始的眼神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隨即躬身道:“王爺誤會了,易安的院子有些舊了,正在修繕,完工便會住進去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又在夏兒的幫助下,把卷起來的被褥抬著壓在這些衣服上面,整個房間這才整潔了不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嘴角動了動,心想:還是那么有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蘇易安干笑著掩飾尷尬,就聽允宸予無厘頭的說了句:“不喜歡?”蘇易安第一反應就是先疑惑的嗯了一聲,隨后順著允宸予的視線看去,便看到了被一半掛在凳子上,一半拖在了地上的衣服,正是住在戰王府時允宸予給她置辦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蘇曄自然也收到了秋獵的邀請,作為相爺,他接到邀請的時間比白卓還要早兩天,但他根本沒打算讓蘇易安去丟人,也就沒告訴她還有這么回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現在太后連衣服都給準備好了,又讓戰王帶了這么句話,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希望蘇易安參加,看著還在狀況外的蘇易安?,蘇曄咳了兩聲:“王爺轉告太后,五日后的秋獵,易安定會出席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今日來的主要目的正是在此,既然已經搞定,也就沒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,客套一番便準備回府,臨走前鬼使神差地低聲說了句:“萬事小心?!币膊恢K易安聽沒聽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點點頭,未再多說,蘇曄畢竟是一朝首輔,能這么禮遇他多半也是因為太后和皇上的面子,若自己再步步緊逼,恐怕會鬧得雙方都下不來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千屹?!痹叔酚鑶玖艘宦?,千屹斯文地笑著,將手中的禮盒遞給了蘇易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微不可查地笑了一下,看向蘇易安道:“這里面是太后給你做的一套衣服,她希望在秋獵會上,看到你穿它出場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屹豈會不知道莫楓的小心思,斯文地笑著:“我記得梵音城的新人訓練快開始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莫楓毫不猶豫:“不就半個月么,我包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屹又道:“過幾日秋獵似乎是這位神秘人入城的第一考,爺打算派人跟著保護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剛回府,莫楓便迎了上來,一臉興奮和好奇地問道:“爺,早時梵音城的晨臣來了,您是又看上什么奇才了么?竟值得晨臣親自跑一趟?!背砍际氰笠舫侵鞴苄烫煤吞厥馊瞬诺娜氤菍徍?,一般很少出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坐在竹椅上,沒搭理莫楓:“讓晨臣來書房見我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屹應是,拉著莫楓便退下了,莫楓早已經習慣被自家主子忽略的情況了,此刻正一臉討好的看著千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見過二位尊主?!背砍颊诟虚e逛,迎面而來,對著千屹和莫楓行了一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莫楓連忙收起玩笑的神色,恢復了那個冷漠殺伐的莫尊主,擺了擺手道:“城主在書房等你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屹和莫楓在梵音城其實沒什么職位,但因他們也算是梵音城的元老,又跟在允宸予身邊,加上他們二人不論是武功還是見地也都僅次于允宸予,便被人們約定俗成地尊了聲尊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莫楓拍著胸脯:“這有什么,我包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屹似笑非笑地看向他:“你說的?可別反悔?!?


        

莫楓看著千屹的笑容有些底虛,但男人說出去的話,那必須得一個唾沫一個釘,反悔不是他的作風,于是滿口應承了下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屹標志性的斯文笑容還掛在臉上,交托重任般拍了拍莫楓的肩膀,對晨臣道:“我只知是相府三小姐——蘇易安,其余的,城主會與你細說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千屹說完便滿意的走了,晨臣謝過千屹后便去了允宸予的書房,莫楓一人在風中凌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這批的新人訓練,那個蘇三小姐也會在,獵場考核的對象也是她,自家爺還偏偏對她很特別,那到底是該留情還是不留情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允宸予對此也是知情的,非但沒有阻攔,還在公開場合以尊主之名喚他二人,算是官方認證了尊主這個稱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晨臣是個老古板,這還是莫楓給起的外號,做事剛正不阿,誰的賬都不買,脾氣又臭又硬,就是允宸予也拿他沒辦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晨臣顯然對這次考核之人還只是一知半解,猶豫再三,向千屹問道:“千尊主,這次考核的人——您可知道些細節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莫楓糾結的想著,這根本就是個燙手的山芋,接也不是扔也不是:“千屹,你個榆木腦袋!成天就知道算計我!”莫楓追上去就和千屹打了一架,結果自然不言而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他們口中的主角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走進了允宸予的計劃當中,專心致志的伏案繪圖,為了報答某人的救命之恩,為他設計著最適合他的輪椅,想著在某人雙腿還沒康復之前,有個代步的東西。


广西快乐十分怎样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