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說網 > 妃要出位 > 第261章 講理的人
夜間

妃要出位

        

家里老人、女人覺得,只是賣東西,他們也能做,于是就叫男人來找那幾人談談,他們也想要多有些收入,多攢些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特別是家里的老人,他們曾經是柳家在京商鋪的。當年柳家主營木材生意,最興盛時做到了皇商,那兩年很是大賺一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家的根基在西域,木材也都是從西域運來,京城商鋪只是個展示銷售的門店。當初他們從西域過來了三家人十幾口,在京城又招了些伙計。這才做了三年,西域柳家就倒了。據說是有人放火,燒了整個柳家。柳家人死傷無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們原本就是正經人,有一把子力氣,也懂些道理,即便淪落了,也沒去做那雞鳴狗盜之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葉筱妍看這些人目光中充滿敵意,無奈的看了看南宮幽。能用談的,為什么要動手?不過對于南宮幽來說,能動手的,為什么要談?


        

前會那個二十多歲對葉筱妍怒言的人,拳頭握得咯咯響:“我就算打不過你們,也要跟你們拼了!”說著舉起了拳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西域那邊急需用錢,他們過來的三家人中,有一家是柳家本家,另外兩家只是柳家的家奴,賜姓柳。說起來也不算是真正的柳家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本家變賣了京中所有財產,回西域去了。而另外兩家,如今柳家也養不起多余的人,于是便給他們解除奴籍,讓他們自謀生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兩家人無處可去,來到南城。在南城安身一住就是十五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虧得柳剩身體異常結實,南宮幽一掌沒把他拍死,不過也斷了幾根肋骨,受了內傷。此刻他只覺得胸腔劇痛無比,說不出話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至于那個飛出去的柳全,南宮幽沒太用力,他只是不想他的臟手碰到葉筱妍。 首發網址https://m.qqwmx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全爬起身走過來,和那個舉拳頭的站到一起,其他幾個人也合攏了過來,一副要對抗的架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集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道什么時候跑過來兩位婦人,一個四十幾歲,一個二十幾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年輕婦人看見地上躺著的柳剩,臉色煞白地急忙跑了過去:“當家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中年婦人對南宮幽說道:“這位公子,我們只是請剩子來幫我們說說,想找個活干,他是哪里得罪你們了,你們要動手打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南宮幽不屑的撇了一眼。他能說,是因為他夫人說對那個男人有好感嗎?


        

葉筱妍覺得有點不好意思,他們成了霸道不講理的人。好吧,他們一開始就打算用拳頭說話,只是,遇到講理的人,反而顯得他們不講理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中年婦人趕忙站到中間:“有話好好說,好好說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娘,你讓開?!迸e拳頭那個就是婦人口中喊的“集子”,他名叫柳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柳集說道:“這些人不講道理的,大哥跟他們好好說著話,突然就被這男人打出來了。我們就算打不過他們,也不能任由他們這樣橫行霸道不講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中年婦人也顧不得跟眼前這兩人講理了,趕忙朝柳剩而去,對年輕婦人說道:“剩子媳婦兒,你別太著急,我們現在就趕緊送剩子去找大夫?!?


        

說著招呼柳集等人:“別在那兒站著!趕快過來,抬剩子去找大夫?!?


        

柳集、柳全等人惡狠狠地瞪了南宮幽和葉筱妍一眼,轉身要去抬柳剩找大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當家的!你說話呀,你說話句?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年輕婦人見自家男人躺在地上雙眼緊閉,一臉痛苦難忍的表情,嘴邊還有血跡,驚慌得手都不知道能碰哪兒、可以碰哪兒,所以她只能問當家的傷哪兒了,可是男人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葉筱妍偏頭看了眼地上,然后看向南宮幽。南宮幽眼神飄忽到別處,不與她對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葉筱妍道:“我懂些醫術,我先幫他看看。就算要找大夫,也不能就這么抬著去,去找塊木板,讓他平躺在上面?!?


        

柳集雖然氣怒,但柳剩傷勢要緊,叫兩名兄弟去找木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中年婦人見葉筱妍說話語氣溫和,說道:“這位姑娘,麻煩你幫看看,剩子這是傷哪兒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別動他!”葉筱妍喊了一句:“他應該是傷到胸腔了,現在不能移動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們還想要做什么?”柳集怒紅了雙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當年兩家柳家人來到南城,柳剩是一家的,柳全、柳集是另一家的。柳剩的老爹已經去世,老娘五十多快六十的人。他們家有過好幾個孩子,但一個個養不活,小小就夭折,后來生了他,取名柳剩,希望他能剩下,不要再夭折了。柳剩也終于剩下,他后面還又有個妹妹,嫁進城南,也是戶普通貧窮人家,不過好歹也是有個著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葉筱妍捏了捏南宮幽的手,示意他放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年輕婦人也哭著道:“夫人,請你幫看看,當家的這是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南宮幽看那男人媳婦很關心自家相公的模樣,這才松了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南宮幽拉著葉筱妍不讓去,對那老婦不耐道:“她是我夫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中年婦人見南宮幽那副樣子就知道,不講理的定是這一個,她心中也是氣悶。不過她活了大半輩子,知道做人不要太爭強好勝,好漢不吃眼前虧,能忍則忍,如果實在不能忍再另當別論。眼面前剩子的傷勢要緊,他們家就他一個兒子,要是死了,她怎么跟她老姐姐交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中年婦人對葉筱妍說道:“夫人,請你幫看看,剩子這是傷哪兒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葉筱妍走過去,蹲下身檢查。當按到一些地方時,柳剩痛得嗷嗷叫,年輕婦人神情更是緊張,手都在發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現在柳剩整個胸腔幾乎是塌陷進去的,葉筱妍知道他至少斷了六根肋骨,內臟破裂出血,可以算是比較重的傷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夫人,當家的傷到底咋樣?嚴不嚴重?”年輕婦人帶著哭腔,聲音顫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葉筱妍不想遇上一群懂得講理的人,還把人打成這樣,于是說道:“是有些傷,不過也不是很嚴重。因為他剛傷著了,一時緩不過氣來,讓他好好躺著。等過上一兩個時辰緩過來,就會好些了?!?


广西快乐十分怎样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