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說網 > 紅樓春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(第四更,求訂閱?。?
夜間

紅樓春

        

榮府東路院,算是從國公府單獨隔斷出的一套院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自黑油大門始,儀門、大廳、暖閣、內廳、內三門、內儀門,正房廂廡游廊,一應俱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占地不如中路院的榮禧堂和西路院的榮慶堂廣闊,因此悉皆小巧別致,不似方才那邊軒峻壯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一路強行而入,旁的不多見,獨盛妝麗服之姬妾丫鬟,幾乎隨處可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膽大者,竟還敢對賈薔明遞秋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叫了一個門子,一路前行,穿堂過院,終于在內三門前,遇到了得了信兒急急迎來的邢夫人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莫看平日私下里,邢夫人跟著賈赦把賈薔罵成了臭狗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引賈薔來的門子都震驚了,連他們這些奴才都知道,賈薔還未起勢前,就指著賈赦的鼻子,直呼其名,罵了個狗血淋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今賈薔都成了這個地步,邢夫人這個老?;薜?,還想當人家大祖母?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她心里焉能看不出,眼下賈家最有權勢最富貴的人,就是這個仇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今見著了,居然賠笑道:“喲,薔哥兒來了!可是來看你大爺爺的?” 一秒記?。瑁簦簦餾://m.qqwmx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正如賈薔先前所言,有些人,不值得尊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果不其然,就見賈薔目光冰冷的看著刑氏,聲音和冰渣子一樣,問道:“大太太,可聽說過張富貴此人否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跟在后面的寶玉、賈環、賈蘭等人,亦紛紛無言以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起今日所經歷之事來,他們甚至沒有如往常那樣,來給刑氏見禮問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邢夫人聞言,唬個半死,哆哆嗦嗦道:“薔哥兒,你也不是外人,當清楚,我并不當家,哪里管得了這樣的事?!?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又問:“大老爺,還活著罷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刑氏被他看的心里驚慌,想起此人過往那些天打雷劈的不孝行徑,后悔教他孝道,強笑道:“我如何知道此人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不等她說完,就沉聲道:“張富貴,因為家里有幾把祖上留下來的扇子,就被大老爺指使王善寶,害得妻離子散,家破人亡,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。如今人家要討回扇子,不然就等著害張家的人死盡死絕!大太太,你說,這個扇子要不要還給人家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說罷,也不需要邢夫人帶路,就大踏步上了抄手游廊,往正堂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邢夫人見狀,差點沒哭出來,賈赦雖然待她苛刻,但總歸給了她半生榮華富貴,她又沒生下一兒半女,若是賈薔氣的賈赦腸子再流出來,那她往后還能指望哪個?


        

邢夫人臉色比哭好不了多少,道:“剛剛醒來,不過太醫說了,動不得氣,不然腸子容易出來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笑了笑,道:“正好,我和寶玉他們,來探望探望他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邢夫人連連應下,并小聲叮囑道:“一會兒那孽障要是敢動手,那大娘就全指望你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寶玉:“emmm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寶玉正要跟上前去,就被邢夫人一把拉住,哭道:“寶玉,你大伯和我素來疼愛你,你可要救救他?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寶玉嚇了一跳,忙勸道:“大伯娘放心,必不會有事的,咱們趕緊去看看罷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幾個麗服姬妾先看到有外男進來時唬了一跳,不過待看到賈薔的相貌后,一個個都覺得身子軟的站不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本靜心休養的賈赦,看到這一幕,雖恨不得破口大罵,但一來仔細著腸子氣出來,二來,也擔心賈薔來頂他,將他氣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熏籠熏的臥房里香甜的膩人,屋內陳設奢靡到了極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目光清冷的走了進來,至床榻前一步遠站定,上下打量了番賈赦,見他雖然臉色蒼白,但精神頭居然還行,心中不無失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赦被他看的極不自在,皺眉道:“你來做甚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越是他這樣的人,越是惜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只能強忍著不怒,勸自己道:自古都是嫦娥愛少年,不過她們不敢亂來,等他養好身子后,再好好炮烙她們!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呵了聲,點頭道:“是清點完了,不過,沒大房甚么事?!?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赦聞言勃然大怒,不過緊接著的腹部劇痛讓他清醒了過來,滿頭冷汗流下,他倒吸涼氣道:“你……我現在不想聽這個,你快走!來人,快將此人攆走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淡淡道:“一是盡盡晚輩之心,二嘛,告訴大老爺一個好消息?!?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赦哼了聲,一邊在心里強按怒氣,一邊不耐煩道:“我不用你盡勞什子孝心,也不想聽……嗯?好消息,莫非是抄家的家財清點完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赦聞言,驚駭的倒吸了口冷氣,吸的太猛,又撐住了腸子,慘叫一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邢夫人唬壞了,大哭道:“薔哥兒啊,有甚么事該怎么辦,你就同大老爺說就是了,何苦再折磨他這么個老人?再怎么說,他也是你的長輩??!果真讓大老爺生生疼死,你難道就能落下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些姬妾居然敢上前,一個個伸手摸到賈薔身上,也不知是想將他攆走,還是想將他拖進盤絲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目光陡然凌厲如刀,環視一圈后,唬的一眾姬妾驚慌退開,此時邢夫人等人也來了,賈薔并不理會,看著賈赦道:“大老爺,我說告訴你個好消息,就告訴你個好消息。張富貴,大老爺想來不會真忘記此人。這老兒不曉事的很,將你告了。大理寺、刑部、御史臺、都察院……都在查此事。一旦查實了,整個賈家,包括榮國府的爵位,都未必保得住。大老爺,這個消息好不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等賈薔取了折扇,打發人去還給張富貴后,這才算忙完一天的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瞥了這婦人一眼后,看著面無人色的賈赦,冰冷道:“張富貴家的扇子,在哪里?我許給他三萬兩銀子,和他祖傳留下來的寶扇,才暫且算是安撫住了他。銀子就算是從王寶善這些東路院管家管事的家里抄出來的,不用你另拿,但是寶扇你若不肯還,那此事我也不再理會。用不了明日,繡衣衛抬你入詔獄的時候,你不要在老太太跟前抱怨,說我袖手旁觀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書房,在書房!在書房寶閣內!快拿去,快拿去罷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盡管厭煩,但也算他的本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處置完大房的事,他有些疲憊的帶著寶玉等人往榮慶堂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一句話賈母說的其實在理,若不是姓賈,他即便再有能為,也絕無可能站到現在的高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既然姓賈,還襲了東府的爵,承了族長的位置,那有些事,他也不可能撂手不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寶玉今日受到的驚嚇不少,在賈薔跟前也拘謹許多,應了聲后,引著賈環、賈蘭等人饒道前往榮慶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鳳姐兒納罕的看著這一幕,又問賈薔道:“薔兒,這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行至半道,就看到鳳姐兒帶著四五個媳婦丫鬟打著燈籠迎了過來,人還未至跟前,就笑著埋怨道:“老天爺,不是說已經到門口了么,怎又耽擱了這么久?老太太、太太催的我喲,沒法子,只能來親自接你們這些大老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回頭對寶玉道:“你領著他們先去見老太太,我有話和二嬸嬸說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鳳姐兒眼淚都要下來了,辯解道:“薔兒,真不干我的事,原是來旺兒那下流種……?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話沒說完,見賈薔氣極猛然揚起手來,唬了一跳,尖叫了聲縮肩掩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看著鳳姐兒,眼神不似往常那樣親近,鳳姐兒心頭一跳,忙賠笑道:“薔兒,你可莫唬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眼神卻愈發凌厲,似要吃人一般,先讓跟鳳姐兒來的婆子丫頭走遠些后,方看著鳳姐兒問道:“你到底在搞甚么?放印子錢放的,逼的人賣兒賣女,妻離子散!要不是那家人的女兒還算遇到了好人家,得到了善待,兒子也被我派人贖了回來,沒殘沒廢,你以為你能逃得過這一劫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鳳姐兒真哭了,又臊又羞又愧,道:“我真沒應她甚么啊,你先前叮囑過我,再不能插手訴訟官司,不能管閑事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簡直奇了:“你沒讓人假賈璉之名,給長安縣令云光寫信,讓他逼長安守備退親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站在遠處的婆子媳婦們看到這一幕,魂兒差點沒嚇飛,好在巴掌沒打下來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厲聲喝道:“你再敢狡辯!好,印子錢的事算你走運,早早收了手,沒出人命官司,我就不理會了??晌覇柲?,那勞什子水月庵的老淫尼,你答應了她甚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鳳姐兒聞言,卻心道原來還沒出大事啊,心里急轉,面上愈發楚楚可憐,求饒道:“好薔兒,我真是知道錯了,往后必聽你的話,再不敢做錯事了?!?


        

鳳姐兒不是不會伏低做小,不是不會說軟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鳳姐兒聞言如遭雷擊,張著口看著賈薔說不出話來,她沒想到,此事竟被賈薔知了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罵道:“你貪銀子貪到沒有腦子的地步了么?寧拆十座廟,不毀一門親的道理,你就算沒讀過書,連耳朵都沒長嗎?要不是有人防備著,那張家女投河自盡未成,李家子投繯自盡也救了過來,果真因你毀了這門親,鬧出兩條人命來,你良心上過得去嗎?你知道賈家要為此背負多大的惡名!”不要小瞧這樣的惡名,極易引發連鎖反應,尤其是在士紳階層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鳳姐兒聽他話風果然軟了些,忙連連屈膝做福,一迭聲保證道:“哎喲我的大侯爺,你都這樣發脾氣了,我哪里還敢?再不敢啦再不敢啦!遇到你這樣厲害的爺當族長,我再不敢以身試法!”這倒不算虛言,往后抱緊賈薔這根大粗腿,還會缺那點銀子?何苦為了那二三千兩銀子,就被罵到這個地步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賈薔“嗤”了聲,懶得理她,大步往前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她必是要在地位高,權勢重,比她強的人跟前,才會這樣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溫柔小意兒也的確是女人最厲害的武器,見她服軟,賈薔看著她,最后道:“我不管你是真明白了,還是假明白了,因先前的情分,我待你一直不同,也一直敬著你。但愿,你不要再做出讓我失望的事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后面,遠遠的跟上四五個婆子媳婦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這幾人彼此對視了眼,交換了眼神后,終究還是搖了搖頭,應該沒甚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愿她果然說到做到,不然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鳳姐兒見總算過了這一關,抿嘴一笑,提著燈籠趕緊跟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果真要說一點東西也沒有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似乎也不像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果真有甚么,也不該在大庭廣眾之下這般教訓,雖將她們攆遠了些,可也沒多遠,聽不真切,卻能看的清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此一點,就沒甚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過不管怎樣,人家既然敢讓她們看了去,就不怕她們亂嚼舌根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拘是誰,總共就她們幾個,誰敢傳那位霸王的閑話,豈不是作死么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PS:我都記不清到底是哪位大佬的了,繪金妹妹一個,還有過期手機也是狠人,再加上眾籌的那些大佬……嚶嚶嚶!


广西快乐十分怎样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