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千小說網 > 云仙君 > 第91章 生不逢時
夜間

云仙君

        

渡文船靠岸后,驚魂未定的人們尚未從震驚中醒來,取走雙刀的身影已經飄然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柳三娘眺望遠處的背影,翹首道:“從今天開始,攜刀帶劍者皆可登船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士子們聽聞后紛紛點頭,經歷過一次鬼王潮,相當于從鬼門關里爬了出來,他們再也不敢小看刀劍之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本最被看不起的士子小六雖然依舊話不多,但脊背明顯比原來挺直了很多,對于刀的談論也不在刻意避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老仆的傷勢不算太重,他攙扶著云光走下船,道:“那少年人身手非凡,將來的造詣不可限量,王爺為何不將其留在身邊,當做左膀右臂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但他有些遺憾,沒問清那少年人的名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霽王又何嘗不想,輕嘆道:“他的身上有一種特別的氣勢,尤在我之上,以雙刀懾萬妖,如此強人本王實在駕馭不住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光雖然迂腐,好在有自知之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鎮子不大,比較繁華,人來人往好不熱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先找了處小店填飽肚子,正待尋那客棧的時候,云極路過一戶宅院。 一秒記?。瑁簦簦餾://m.qqwmx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翻山越嶺,云極走了很遠才找到大路,在天黑前抵達一座小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渡文船被鬼王潮卷出了數百里開外,偏離了原本的航線,若非云極的腳程,從下船的地方走到天黑也未必找得到落腳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原來這戶人家死了人,死的還是一家之主的頂梁柱,此人正值壯年是霽云的武官校尉,掌管轄區內的盜賊與刑獄事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死人在城鎮里太過常見,云極起初并未在意打算繼續找客棧,忽聞一老者感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宅院外圍著一圈人,抻著脖子看熱鬧,到了近前能聽到院子里傳來婦人哭哭啼啼的聲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正好路過,云極往里瞅了一眼,聽了聽旁邊人的議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老者見云極年歲不大,有意提醒道:“是一種特殊的毒草,曬干后裝在煙桿子里,幾口就能沒命,也不知有什么好,害人的東西,誰碰誰完蛋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這么可怕?”云極驚訝道:“一定是味道不賴了,否則怎么有人去碰如此毒物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惜了王校尉,好端端的一個人,碰什么不好非得碰那銷魂煙,這不是自找的死路嗎,留下孤兒寡母讓家人可怎么活呦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這位老伯,什么是銷魂煙?毒煙嗎?”云極好奇的打聽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口銷魂煙,了卻煩惱無掛牽,兩口銷魂煙,身入仙境樂無邊,三口銷魂煙,大羅神仙歸黃泉?!?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人嘆息著道出一句流傳甚廣的諺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旁邊另一個看熱鬧的插嘴道:“那玩意貴得很,非權貴之流根本耍不起,在武將中流傳甚廣,聽說是駙馬的買賣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說到半截,這人急忙閉嘴,涉及駙馬,看熱鬧的人群全都諱莫如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校尉的尸體放在院子中心,蓋著草席,看樣子是等待入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旁邊跪坐著三旬的婦人,哭得梨花帶雨,眼圈紅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銷魂煙的存在幾乎人盡皆知,又神秘莫測,由于價格昂貴,普通百姓不得一見,只是傳聞居多,但偶爾能看到因此喪命的慘劇,就像眼前的王校尉一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駙馬……”云極重復著這個熟悉的名號,分開人群走進院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剛死不久,可是模樣十分駭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校尉身為武官明顯有修為在身,身體強健,骨架很大,手上有老繭說明時時演練刀劍,可是面容枯槁,尖嘴猴腮,兩只眼睛只剩眼白幾乎看不到黑眼仁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婦人身邊是兩個不到十歲的孩子,茫然無措的目光惹人心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走上前,云極一把掀開草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云極蹲下身,輕聲問道:“這就是你爹的銷魂煙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,爹爹最喜歡這種銷魂煙了,一會要陪葬的?!陛^大的孩子如實說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人死得蹊蹺,就像被什么東西抽干了精血神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云極的目光從尸體上移開,看向其中一個年歲較大的孩子,這孩子的手里拿著一根煙桿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兩個孩子互相看了看,將信將疑的把煙桿子遞給云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煙桿子里面已經沒有銷魂煙了,只剩下一些灰燼,云極將灰燼敲出來,沾上一點放到鼻端聞了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爹爹說只要傷心的時候來上一口就能忘卻所有煩惱,我很傷心,我也想要銷魂煙,可娘不給?!绷硪粋€較小的孩童天真的說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銷魂煙里有魔鬼的,小孩子會被一下子吃掉?!痹茦O恫嚇道,神態始終和藹,他轉向較大的孩子道:“能不能借我看一看你爹的銷魂煙,我有斬妖除魔的本事,沒準能幫你們把銷魂煙里的魔鬼除掉?!?


        

咔吧一聲,煙桿子被云極掰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陪我的煙桿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忘憂草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目光忽地一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婦人摟住兩個孩子,安撫道:“斷了也罷,那東西害人不淺,你們的爹爹就是因為貪多了一口銷魂煙而喪命?!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知是毒,為何要吃?!痹茦O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陪爹爹的銷魂煙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兩個孩子不依不饒,哭著喊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婦人猶豫了一下,如果云極沒說出駙馬的名字,她不敢輕易回答,一聽對方道出了名字,她落著淚輕輕點了點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時棺槨從門外抬了進來,尸體入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家相公空有一腔抱負,多年來不得重用,他有修為能斬殺妖物,可朝堂有文無武,只能苦守在小鎮如籠中之鳥,他終日郁郁,只有這銷魂煙能解他心中郁結?!眿D人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銷魂煙究竟來自何人,莫非當真是駙馬陳篙?”云極又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已經能確定銷魂煙是由劇毒之物忘憂草所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忘憂草有著可怕的毒力,一旦誤食將在極短的時間內摧毀人的神智乃至神魂與精血,讓一個壯漢成為枯槁老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生不逢時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輕嘆一聲,云極走向門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今,有人將忘憂草制成銷魂煙,并且明目張膽的出售,可見此人已經喪心病狂到何種地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駙馬陳篙,便是銷魂煙的始作俑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忘憂草還有一個罕有人知的功效,能讓人心情愉悅,忘卻煩憂,不過代價卻致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這種可怕的毒草只有妖獸才敢少量吞吃,目的是緩解重傷的軀體,修行界有極少量的丹藥會以忘憂草煉制,人族世界輕易不會出現這種毒草的蹤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殺妻誅子的惡魔,果然無惡不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說話算數嗎,能除掉銷魂煙里的魔鬼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極走到門口的時候,身后傳來兩個孩子的詢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放心,一定幫你們除掉?!?


        

云極沒回頭,大步而去。


广西快乐十分怎样玩法